赛车

超神支付 第九十四节 满城风雨

2019-09-12 18:4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支付 第九十四节 满城风雨

剑无双的装逼拔剑术果然赚足了眼球。

九条十米长的元气巨龙在身后咆哮盘旋,元气氤氲,睥睨天下,显得英武不凡。

而当他将长剑拔出之时,整片天地仿佛失声。

空余寂静,只有剑鸣!

“嗡嗡嗡嗡……”

那剑鸣仿佛大道洪钟被撞击,响彻在数十万观众的脑海,在他们眼前形成万剑成林的错觉。

好强!

数十万观众激动万分。

因为剑无双是一则传说,他的剑术在中沙州三千万年轻武者,中能够排上前十。是天骄中的天骄。

而且剑无双修习了上品宗门御剑宗的无双剑术。

那是王级中品武技。

剑速比反应速度还快,往往敌人还未判断出剑的轨迹,就已经死在剑下!

这也是余年展被盛赞剑无双的原因。

不过剑无双的绝世风姿,却是少有人领略。

此刻能看到剑无双击败展现无双剑术的玄妙,不数十万观众都前倾身体,拭目以待。

“剑无双,必胜!”

“剑无双,必胜!”

呐喊助威声犹如雷鸣,让剑无双的剑势更上一层楼,要横斩一切对手,同阶无敌!

然而林秋白消失了。

那消失的速度,快到元丹境中阶以下的武者都难以捕捉。

电光火石之间,剑无双慌乱中出剑准备前劈,却是被一脚踹在剑柄上。

长剑……

竟然顺着拔出的轨迹,一丝不落的倒插回去!

喷薄而出的剑势本该扶摇而上九万里,却直接被林秋白直接掐住脖子,掼在了地上!

剑势戛然而止,就像回光返照的耄耋,突然咽气。

就像山雨欲来风满楼,陡然放晴。

剑无双瞳孔猛得一缩,心跳顿止,仿佛灵魂都被强行从身体剥离,斗志湮灭,面露痛苦之色,直挺挺瘫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说来极长,却是在眨眼间完成。

数十万观众的摇旗呐喊,瞬间倒戈。

变成了一片倒吸凉气的错愕。

“啊!!此人当诛!”

看台之下,一位国字脸老者气得胡须颤抖,豹眼怒睁。

剑修追求便是出鞘无敌。

可林秋白却把剑无双的出鞘无敌硬生生给塞了回去!

这特么简直丧心病狂到了极点!

这是羞辱!

也是蔑视!

更是要将余年展毁掉!

“看我斩杀此寮!”

国字脸长老气得丧失了理智,一掌震碎合金扶手。猛的站起。

“放肆!你当皇朝律令为何物?况且,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年展被人逆了出鞘无敌的剑势,未必就是坏事!”

身边一位鹤发长老突然呵斥道,将那位脾气暴躁的长老拦住。

“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自从年展将无双剑术修炼到小成,便失去了用剑的灵性。

此次挫败,他若能参破,便有一丝可能领悟剑意,若参悟不了,就留在宗门当长老吧,不必跟绝世天骄们同台竞争了。”

鹤发老者微微惋惜道。

闻言,国字脸长老这才平息满腔怒火,飞身接住被林秋白扔下擂台的余年展。

此时余年展已经差不多痴呆傻了。眼神木讷,口吐白沫。

惨不忍睹。

……

剑无双败了。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此间数十万人中间,再也没有在剑无双这个年纪,还比剑无双强的武者了。

其它少年天骄,都在宗门修炼,准备着三日之后的试炼大比,没有到场。

无法和林秋白抗争。

所以只能任由林秋白的气焰扶摇而上,无可阻挡。

“脆弱如纸!中沙州的天骄就是这等质量?!”

林秋白负手而立,笑出了声。

他历练两千万里。各方面都有极强的提升。

对付剑无双之流,就是满级大神虐新手。

那叫一个爽!!

“感觉如何?”

器灵的笑声在脑海中响起。

“啧啧,怎一个爽字了得……”

林秋白微微颔首。心底有一种奇妙的感应,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也是一种历练。将一州的天才当作踏脚石,凝聚不败信念。能让你的武道意志更加坚不可摧!”

器灵娓娓道来,嘴角挂着炫耀般的微笑。

终于是能在某些方面,找回它身为录字天书的场子了啊。

“这等试炼,对武者的提升主要在于心境升华。

如果一个武者常年在小城市厮混,那么他心境的格局就非常小。井底之蛙,成就有限。

若是他能进入大千世界,开阔了眼界与胸怀,那么心境可以得到升华,只要不是基础太差,成就会水涨船高。

对于你这等少年至尊而言,好处更大。

举个例子…”

器灵抿了抿嘴,轻轻咳嗽。

“曾经有一位死玄境八重的强者,百年都无法突破,结果去其他大陆历练时,某古族触了他霉头。该强者心中愤懑,直接堵在古族小世界入口处。

在那等情况下,机缘巧合感受到了亿万古族子民的恐惧情绪,心境膨胀,竟然是直接突破到轮回境!

后来,嘿嘿…就算古族的太上老祖出关也压制不住!那等场面,倒是令人忍俊不禁…”

器灵意味深长的望着林秋白。

林秋白哑然失笑,思维瞬间跑偏:

“那我以后若是无法突破瓶颈,岂不是应该经常去堵一堵古族小世界入口?”

听得林秋白此言,器灵心里咯噔一跳。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它貌似不该向它这跳脱的主人炫耀那等秘闻啊。

要是以后培养出一位专堵古族小世界入口的不世狂魔出来。

仙元大陆的古族们恐怕会寝食难安,终日提心吊胆!

“咳咳……那等玄妙的奇遇,可遇不可求。数万年难得一见,主人还是权当笑话听吧,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器灵害怕了,连忙打着圆场。

然而林秋白却是撇撇嘴:“是与不是,也要亲自试上一试才行……”

说罢,还淡然的扫了一言擂台下数十万武者

睥睨的眼眸透露着无穷无尽的蔑视。

白色战袍无风自动,装逼到了极点。

数十万武者,竟然无一人应战,甚至于全场鸦雀无声。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林秋白的气势已经累积到极高的程度了。

倘若再没有绝世天才出面破除的话。

这等气焰,将会对林秋白的战斗力有着极为可怕的增幅。

后果难以想象!

……

此间的发生的大事一传百,百传十,顷刻间便闹得满城皆知。

里里一城。

城北玉兰酒楼。

这里地处城北繁华地带。

不少武者修炼结束,都会来此上两盘精烩嫩肉,温上一壶琼浆玉液,浅酌慢饮。

并与旁桌的武者谈天说北。

此时,酒楼内的桌子,都已经坐满了武者。

“听说了吗?这次又来一位北凉州武者,在城南擂台设擂。要为北凉州立威……”

靠窗位置,穿着华贵宗门服饰的武者往嘴中扔了一颗花生米,含糊挑起话题。

“切,又是哗众取宠罢?两个月前那家伙,可是却被中沙州的天骄揍得连爹妈都不认识啊。

此次,必然会重蹈覆辙。呵呵…”

旁边一位壮汉横肉抖动,脸上浮现轻蔑的笑容。

四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心肌梗塞的专家
宝宝发烧物理降温
脑血栓是怎么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