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释厄封天传 第232章 影宗杀手

2020-01-16 17:0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释厄封天传 第232章 影宗杀手

哼,江远天一声冷哼,甩手将那人丢到了地上。..

只是就这一下,那人再也爬不起来了,在他体内厄难之力如嗜血的魔鬼一般让他浑身上下钻心的疼痛,那还有力气逃。

“我,我们是影宗的人!”

“影宗?为什么跟踪我,谁派你们来的?”江远天双眼微微眯起,这个影宗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这样一群人站在了对立面。

那人一张脸已经被折磨的扭曲,却并没有回答江远天的问题。

江远天眼神更加冰冷,看样子这个所谓影宗的高层应该是个狠角色,不然在厄难之力的折磨下这人应该哭喊着说了才对。

却不想他还没来得及再次逼问,那人忽然两眼一翻就那样挺在了地上,整个人已是气息全无。

江远天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幕,一个合道境的修士想要自杀他不是拦不住,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诡异的挂了。

江远天赶忙上前,却见那人尸体竟然缓缓化作血水,刹那间整个人已是没了踪影。

死了,而且死的彻彻底底,连一点渣都没有,要不是地上那一堆已经腐烂的差不多衣衫,江远天甚至以为对方是逃走了。

这一刻他不禁微微皱眉,是什么竟让一个修士宁死也不愿意背叛宗门?答案无疑只有一条,这个宗门一定是十分恐怖的,对内高压,对外残忍。

对方的手段比起自己刚才逼供的手法绝对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远天看了一眼旁边,还好之前那修士是被自己杀死的,要不然恐怕也不会留下丝毫的线索了。

他赶忙上前从那尸体上一阵翻找。然而直到搜遍了全身上下,除了一枚漆黑的令牌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更没有丝毫关于其他方面的线索。

那令牌背面是一道火焰图案,正面则是一个大大的“影”字。

江远天缓缓度入一道元力,并没有在令牌上发现有什么印记,这才放心的将之收了起来。

只是他的疑惑却更甚了,从这两人的身份来看他们应该是杀手不错,但自己唯一接触过得杀手也只有当日不小心化名撞名的杀手圣主,但对方的实力就是提升再快也不可能比这两人恐怖。

所以,这些人绝对和当初龙渊圣朝时的杀手圣主没有关系,那到底会是谁呢?他们又是受谁的命令来杀我呢?

想不明白江远天索性也不想了,既然是杀手组织那么说明对方现在还不想和自己真正面对,所以这才找杀手来。而那影宗很可能就是一个隐藏在大陆深处的神秘杀手组织。

也就是说,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让他来查明这一切。

这么一想,江远天索性在不远处隐匿了起来。

既然对方已经发出了信息,想必很快就会有人追上来。等在这里反而会省去很多麻烦,说不好还能直接从影宗口翘出一些消息。

不过,这一次的蹲守很明显并不怎么顺利,他足足等了一天一夜也没发现任何人来到这里。

这让江远天不禁皱起了眉头,知道第二天的晚上已然没有等到任何人来,江远天这才放弃了蹲守。只听他喃喃道:“看样子,对方应该是知道这两人已经死了。”

算了,还是继续前往绝仙海吧!等到了那里找到了囚牛他们在说。心想着,江远天再没丝毫犹豫踏上了前往绝仙海的道路。

荒兽历练显然已经不再适合他,既然如此前往绝仙海便成了第一要务。

毕竟从实力上来说化道境以下他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化道境期的对手他完全可以正面抗衡,至于化道境初入想要击杀似乎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除非遇到化道境后期以上的修士,要不然根本没有人能够将他怎样,毕竟万一打不过还有一身出神入化的逃跑技能,空间核心的力量可不是盖的。

嗡嗡嗡!山野间一道身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划过。

所过之处,江远天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如果影宗的人还要跟上的话,他倒是求之不得。

只要不是超出了自己能够对抗的角色,其他人来了也不过成为他实力更进一步的垫脚石而已。

没有了其他念头,在全力的赶路下,仅仅十天不到江远天便出现在了南荒妖域的地界。

南荒妖域,地光人稀,到处都是一派草木繁盛的样子。

之所以被冠以荒字,是因为如此浩大的地域上到处都是一片仿若莽荒时期的景象。

在这里兽跃蛟疼,茫茫大泽点缀浩瀚荒野,如同天然的险境一般充满了危险。

不过虽然如此,这也仅仅是整个南荒妖域不起眼的一部分,南荒的大部分地域在东灵域的南部,在州这个方向的南荒地域跟整个南荒比起来不过是些边边角角的地方。

来到这里,江远天忽然想起了当初的离音,那个嚣张霸道的小女孩他已是好久没有见过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神魔墓穴离地时远远的看了一眼。要说真正的见面恐怕还要追溯到当初他闯东皇山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江远天在实力上而言不过刚刚天武境而已,相比于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南荒!以后有机会看样子还需要拜会一下妖皇了,毕竟当初妖皇可是在离音的请求下帮助过自己的。江远天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所以行走在南荒这片广袤地域的时候,他没有对任何生物主动动手,即使有不开眼的荒兽找上来他也是打发了而已,并没有取对方性命。

在七天后江远天走出了南荒,站在了一片浩瀚的大海前。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并不是目的地,但从地域上来讲,在他眼前的正是绝仙海。

只是,此时这里的景象让江远天不禁有些皱眉。

按照大陆上的记载来说,绝仙海外围的大陆上应该是很热闹的才对,但是此刻,这里根本看不出哪里热闹,有的只是一片寂静。

心一阵疑惑的江远天不得已只能停留下来。毕竟在这里他很可能遭遇到朱雀楼的人。

就在他独自发愁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两道气息快的向着这边掠来。

他忍不住回头看去,却见只是一年一女两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虽然从年龄上来说他们和江远天是同龄人,但在江远天眼里他们却只是孩子而已。

这无关年龄,就实力来说对方不过天武境而已,但是江远天已经直逼化道境,就阅历来说,这两人很明显一脸青涩,但是江远天已经饱经磨练。

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江远天都无法将自己的心态和这些同龄人放在一个位置,在他看来同龄人也只有姜灵儿能和他算得上是同龄。

“这位兄弟,快躲起来!”那两道身影快冲来,其那少年远远看到江远天就喊出了声。

江远天还没回过味来便感觉在后边又是七八道气息快的掠了过来。

很明显,后边那几道身影应该是在追逐这两个年轻人。

江远天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赶忙向着旁边闪开。

谁知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对面那狂奔而来的两个年轻人顿时间皱起了眉头,脸上写满了焦急。

下一刻一道声音轰隆隆传来,只听一个粗犷的声音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我们运气这么好,又遇到一个菜鸟,老二,你们几个去把那个小子也给我抓过来。”

这一声传来,江远天顿时明白过来,合着这还没到绝仙海呢,就已经遇到杀人越货的了?

对面那一男一女江远天被盯上,顿时间脸色一阵难看,只听那少年忽然开口道:“小妹,你先跑,我留下来帮你们拦住他们?还有这位兄弟,你也快跑,今日你装上这些强盗实在是被我们连累,还望兄弟见谅!”

那少年说着已经竟然就那样放慢了度,转身对上了追来的大汉。

在他身旁,那少女见少年停了下来顿时一声娇喝:“哥哥你说什么呢,要死一起死!”

“任性!真的很任性!”江远天无奈摇头,顿时对这一对兄妹升起了好感。

只是在他看来这个妹妹也实在是太任性了吧,相比于她的哥哥来说她的实力在这群壮汉眼前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走,你这一留下来不是捣乱是什么。

见到自己妹妹如此任性,那少年憨厚的脸上也是一阵无奈。

他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妹妹并拖住这些人,好让那个无辜的少年先逃走。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他满心以为的无辜少年在这时候却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你们先走吧,这些人交给我就是了!”江远天凌空而立,一身衣衫无风自动。俊美的脸上隐隐间那股傲气让他显得无比引人注意。

只是当那些不断叫嚣着冲上来的壮汉们在他一剑之下各个掉落半空,惨叫连连身首异处的时候,身旁一男一女顿时间忍不住一阵胆寒,他们这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竟然强大到了锐地步。

一时间两人看着江远天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那少女更是双目异彩涟涟。请访问:

伊犁州新华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市治牛皮癣医院
南京妇科医院哪好
烟台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