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资金瓶颈资本耐心考验信托下乡土地金融有待激活

2019-10-09 18:5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公司宣称的行使土地看护人的角色只是信托下乡的一层含义,另一层含义是给农村带来新的融资渠道。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后者可能更为地方政府所看重。融资瓶颈严重约束了农业经营规模的扩大,尤其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不能用来抵押,以家庭农场为代表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面临难以突破的融资困局。

企业人士和专家认为,信托给农村带来了新的融资工具,在规范运作、不碰红线、保障农民利益的前提下,应鼓励其下乡。但矛盾的是,信托资金以盈利为目的,而真正的农业项目周期长、回报率相对低,非常考验资本的耐心,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信托下乡。

“三年期信托项目已经很少见,资金投资的需求是一年就获得30%的收益。”企业人士认为,农村土地流转信托很难依靠这种类型的资本,这也是当前信托业很多公司在积极备战、但付出实际行动的公司却很少的原因之一。因而,对(,)进行深加工,增加产品附加值,过度追求粮食转化率甚至是土地非粮化等现象必然会出现。

“即使做农产品加工,赚钱也不那么容易。”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郑适认为,“农业投入大、风险高、市场竞争激烈,将来可能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园区内企业经营效益变差,支付不起租金,无法实现对投资人的承诺。现在看起来政府比较吃亏,但如果真出现风险,中信信托就要付出代价。最终亏的则是投资人。”

不过,“三农”对于资金有迫切需求,这也是中信信托成为“香饽饽”的原因之一。中信信托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宿州项目包含多项信托计划,承包经营权信托计划只是第一步,后续还会发起资金信托计划,用以解决土地改造、产业园开发、支付农民时点地租等流动资金问题。

宿州市金融办有关人士称,大部分“三农”信贷需求难以提供银行认可的有效抵押物和担保物,由此出现贷款难、贷款慢的现象。政策性农业()的保费低廉、赔付较多,财政补贴又不能及时足额到位,商业保险公司涉足的意愿不强。

在土地流转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沙县,资金瓶颈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土地流转。当地一家种植大户反映,由于经营效益不错,想要扩大种植面积,但政府给的优惠政策有限,又很难从银行贷款扩大土地流转规模,因而只能慢慢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周立表示,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正式的金融机构要求贷款者提供合乎规范的抵押物作为第二还款来源,但是个体工商户、农户、小企业往往缺乏被银行认可的贷款抵押物。

事实上,农民并非没有抵押物,而是银行不要这些抵押物。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资产,但是在向银行贷款时不能作抵押,其他资产,如房屋、劳动力、农机具等在正式金融机构看来也是不能变现的物品。

专家指出,资金信托是一大创新,信托公司可以借此以受托人的角色涉足农户的日常经营管理,帮助其提升生产效率。但农村迫切需要长期、低利的金融扶持。资本的耐心依然是难以越过的一道槛。只要吸收的不是耐心资本,就意味着资金投向的可能是“变形”的农业项目。而如果吸收的是耐心资本,这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信托,更像是非盈利性的土地银行。

根据中信信托的设想,长远看就是要做土地银行。若政策进一步放开,信托凭证可进一步用作抵押。农户通过持有的土地经营权在信托计划中占有一定的份额,信托公司向其发行信托凭证,代替农户管理土地。在信托流转土地的规模足够大、效益足够好而且稳定的情况下,农户可以使用信托凭证进行抵押贷款。由于抵押的是收益权而不是承包经营权,这并不违背现行的土地制度。

一些地方的土地银行试点已经开始展开。以成都模式为例,土地银行将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按需求集中预存起来,统一贷给有实力的龙头企业或经营大户进行规模经营。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一经存入土地银行即产生稳定的利息收入,土地银行所获利润的一部分根据农民存入面积进行二次分红。

吴福明表示,土地银行应由政府来主导,信托公司设立土地银行也必须有政府的支持。各地基础组织的土地银行合作社风起云涌,但金融化程度不高,封闭性与区域性色彩浓厚;合作社之间的联合程度不高,抗风险能力差。可以考虑设立中央土地银行,为各类土地金融机构提供担保。中央土地银行由政府提供一部分资本金,并通过发行债券筹集长期、低利资金。

专家进一步指出,在现有制度环境下,土地银行只能是试点,难以大面积推广。要真正破解土地金融难题、激活土地金融市场,必须真正解决土地不能用来抵押的问题,也就是让农民真正拥有对于土地的处置权,这需要修改相关法规,需要很大的改革决心。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说:“用农地的收益权进行抵押,在个别地方已经开始试点,但并不具大规模推广价值。即使推广,对于最终的成效预期也不能太高。土地上面种植的农产品价格波动剧烈,还受天气、虫灾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银行面临的风险较大,之所以愿意贷款给农民,是因为背后有政府在担保。”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能够在试点地区存入土地银行,也并非因为承包经营权具有多大价值,而是背后有政府的隐性担保。承包经营权到期之后会发生变化,银行难以应对,而且如果农民无法偿还贷款,银行也无法对土地进行处置。”邹晓云认为,在当前土地制度框架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很多土地金融创新都难以推广。

专家建议,在新一轮土地改革没有大的突破之前,要破解“三农”融资难问题,改进扶持政策方式很关键。家庭农场是很重要的农业经营主体,经营比较谨慎,对农村事务和当地环境又很熟悉,在流转农村土地的过程中应当发挥更大作用。当前的很多支农资金流向了农业企业,应当向真正的农民有所倾斜。

重庆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临汾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乌海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重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临汾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