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东莞玛丽亚妇产医院安眠药引发闹医

2019-09-14 07:0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东莞玛丽亚妇产医院安眠药引发闹医 23:50:00

  医嘱单显示,院方曾开安眠药给阿英。

  不明人士追截被警员控制。

  这个房间本是阿荣夫妇专为未来的孩子设计整理的

  产检正常孕妇待产 孰料胎儿惨死腹中

  患者:在东莞玛丽亚妇产医院待产喊头疼,院方开出三颗安眠药

  院方:患者一家“看起来就是职业医闹”;愿支付一定的补偿

  可爱的小孩正眯眼吸着奶水,突然,小孩化为灰烬,遍寻未获,幸福的妈妈陷入无边的黑暗中……这是阿英(化名)自去年11月以来常做的噩梦。

  据阿英说,临近预产期,一直产检正常的阿英在东莞玛丽亚妇产医院(以下称“玛丽亚”)待产,却因该院对阿英破羊水、大出血以及急性肾衰竭等严重症状未有告知亲属或未及时作出判断处理,更于分娩前开安眠药喂孕妇,11月2日,导致腹胎死亡,阿英死亡率一度高达八成,经转东华医院抢救后逐渐复原。而现场采访后也遭不明人士追截。截稿前,医患双方仍在就归属及相关赔补问题作进一步协商。

  悲痛回忆

  我醒过来,孩子就没了

  怀孕后,阿英和丈夫阿荣(化名)一直注重产检和日常护理。在出事之前,阿英曾在东莞市人民医院检查,显示胎儿一切正常。一天,阿荣夫妇在街上看到玛丽亚的广告,后来了解到该院收费比一般公立医院贵,两人以为其医疗服务水平或会更高,所以转至该院进行产检及生产。

  在预产期的14天前,即2009年11月1日早上5时许,一直表现正常的阿英突然出现破羊水,便到玛丽亚进行检查并待产。从进院到翌日“出事”前的30个小时里,院方未曾告知家属破羊水对腹胎可能的危险性,连主治医生也甚少现身,一直由护士进行简单的测胎心和相关护理。11月2日2时许,一名医生在阿荣的催促下到床前检查猛喊头疼的阿英,询问几句后,就开了三颗安眠药给阿英服用。

  据了解,安眠药可透过胎盘屏障进入胎儿体内,大剂量时可抑制中枢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可发生昏迷、反射消失、血压降低、呼吸停顿、心率失常、心脏及周围循环衰竭,妊娠开始3个月及分娩前3个月忌用。

  服用医院配开的安眠药后,阿英仅仅睡了一个小时,就又痛醒了。11月2日早上,阿英突然出现抽搐症状,心急如焚的阿荣到处找医生,终于拦住一经过的医院领导,阿荣央求其为妻子处理。医生对阿荣称“稳定后就可以生产”,不到20分钟,听过胎心的医生又对阿荣改称“胎死腹中”,还问他是否考虑“现在转院”。根据当时情况,阿荣惟有选择让妻子继续留院抢救,院方动手术将死胎取出后,对于阿英紧接出现的“尿尿很少”症状没有详细诊断,直到手术后12小时东华医院一专家到现场检查,才发现阿英“尿尿很少”是由于急性肾衰竭,于是火速将其送往东华医院抢救。

  送到东华医院后,医生将丧子后的另一个噩耗告知阿荣:“你妻子的死亡率现在高达八成,或者还要割除子宫。”经抢救,阿英终得救,但休养至今,其肾功能、心率血压仍需服药治疗。“阿英抢救之后,玛丽亚那边一位自称姓洪(音近)的主任曾经给我们送过鲜花和果篮,还留了号码,说有事找他,后来我拨打这个,竟然是空号,自此以后,玛丽亚那边就没再主动联系我们了。”阿荣对此表示十分不满。

  2010年1月4日,来到阿荣家中。在丈夫的安慰下,阿英一句一哽咽地说:“10月怀胎,本来还好好的,为什么就没了……我在医院(玛丽亚)做手术取出孩子之后,本来还很高兴,心里想着自己真幸运,孩子终于保住了……(哭泣良久)哪知道他们(家人)都瞒着我,我醒过来,孩子就没了……我是最后一个知情者,我是母亲,我是最后一个知情者!”阿英入房休

  息后,阿荣带着来到一房间,只见该房间地上铺着席子,墙壁粉刷一新,地上堆放着一些玩具抱枕和被褥。据阿荣称,这个房间是他们专为未来的孩子设计整理的,还有许多新买的奶粉、衣服、玩具都被他拆掉、扔掉或者藏起来,免得妻子触景伤情。

  医院态度

  愿支付一定补偿

  在阿英休养的两个多月里,玛丽亚除了“洪主任”的探访,就没再主动联系过她,不满院方态度的阿荣多次前往医院,要求院方妥善处理。其间,院方坚称“己方免责”,且愿意支付一定的“补偿”,却一直未给出具体的“补偿”数额。在一次协商对话中,据阿荣家属录音显示,该院一柳姓副院长曾说:“假如不是我们医院抢救及时,说心中话,大小都很危险。”

  昨日,玛丽亚品牌部主管包新益向表示,阿荣一家“看起来就是职业医闹”,所以已经将相关经过汇报给东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但当天致电东莞市卫生局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他却表示不知情。

  昨日,还从玛丽亚院长办公室一办公人员处了解到,柳姓副院长日前已经调离东莞,而院方也称其院长将向回应。但至截稿前,未接到任何回应,医患双方目前仍在进一步协商中。

  专家分析

  疑处理不当造成“孕高症”

  东莞某公立医院一妇产专家分析阿英的病历材料后表示,因为孕检时发现蛋白尿、浮肿,符合剖腹产条件,玛丽亚没有建议孕妇实行剖腹产。

  这位妇产专家表示,在入院时一切正常(包括血压)的前提下,阿英住院期间,医院方面没有用保胎药,也没有提议剖腹产,没有进行催生,没打针,没吃药,过了30个小时没有做出相关处理,特别是当病人提出头痛时,医生不予理会,只是开了三颗安眠药(分量过大),等到病人出现抽搐时才处理,病情拖延了才造成“孕高症”,即严重时出现抽搐和昏迷者,称为妊娠高血压综合征。其进一步指出,阿英在生产时出血400ml,生产后出血430ml,即所谓的“大出血”,医院没有告知有知情权的家属;此外,也有DIC即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情况。

  亲历

  采访时遭不明人士追截

  1月6日下午4时许,医患双方在南城区广彩城附近因协商不成发生肢体冲突,接到报料后赶到现场,本想上前采访患者家属,拿取其派发的“陈情书”,却遭到从玛丽亚走出来的一便衣人士喝斥:“谁敢拿我就踢谁!”随后,阿荣在现场报警,称遭到玛丽亚保安的殴打,警察赶到现场,暂时控制了场面。

  一个小时后,欲随阿荣离开肢体冲突不断的现场,上了一辆的士,此时,一不明身份的男子飞身冲出马路,强行摁下的士司机位的窗户,叫道:“司机你别开,你现在敢开走吗?”一警员前来阻止该男子,男子大声质问:“我和司机是朋友,聊天不行吗?”后又改乘公交车离开,该男子继续不顾警员拦阻,边跑边大力拍打已离站的公车,大声喊着要“出来”。离场前,当地警方正对数名不明人士进行控制。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脑溢血吃什么中药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瘀阻脑络证的主症
幼儿大便干
分享到: